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六库全书 > 情盗蓝月

情盗蓝月page 41

情盗蓝月 | 作者:紫湄 | 更新时间:2019-10-22 16:11:0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或许对她而言,遗忘是最好的礼物吧!

  也许有一天会再度想起,这些难堪的记忆回到脑中,但经过新生之后,相信理惠能够用另一种方式面对,或许……或许会如她对曾誓诚一样,有全然不同的体会和想法。

  “我会常来看你。”唯心轻柔地说。

  她们两人应该可以变成朋友,再不必像以往见面那样保持戒心。

  理惠明媚地笑了。“下次也要带儿子来喔……”她认真地盯了凯文一眼。“有没有人说你儿子很帅啊?”

  “有,多得……数不清。”唯心面对她,第一次开怀的笑。

  她们一定能成为朋友,一定!

  * * *

  细小而嫩绿色的的小草,像一排排早上由脸上冒出的细小胡渣,蔓延在整面土地上,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让这群原本平常的小胡渣子们,添上新奇的衣裳,像是参加盛宴的闪闪发亮,在微风抚过时嘻嘻哈哈地摆动肢体,热闹非凡。晴日里的空气闻来多么清新舒畅,树上的鸟儿是不怕生的,好奇地盯着来者瞧,只要不惊扰它们,它们倒是挺乐意当个观众,八卦着聚在树上讨论眼前人类的行为。

  大概是冬天刚过,春天才来吧,脚下的土地仍有此湿湿软软,稍微用些力气,便能把鞋印子留下来,那种感觉就像把指纹留在还未硬化的巧克力上,等定形了,适才顽皮的结果是别想赖掉。

  既是这样的好日子,适合拿来做什么呢?

  适合……拜访朋友,尤其是放在心中、牵挂不止的朋友。

  一束纯白无瑕的香水百合,由一层透明的玻璃纸包装着,轻轻地摆在冰凉凉的花冈石旁,那块石头被细小的草儿们包围,一如衬着珠宝的绒布垫,温柔地尽到保护责任。灰白的花冈石表面十分光洁,其上刻着拥有者的资料:

  安娜·诺克

  1972.2.20——1994.9.15

  “在我们眼中,安娜永远是天使”

  你永远是天使,安娜。

  即使是人已人了土,即使距离远到有一条生与死的界限无法输越,你仍用你的方式,表达你的关怀。

  你的好,足以让全世界为之汗颜啊!

  仿佛是轻吻般,微风柔柔地刮过他的额前,雷恩不由一笑。

  他的身体在近一个月的休养之后,巳完全康复,只是消瘦了一些,却益发清俊。骆驼色的羊毛针织衫、同色系稍深的卡其裤,合身地让他不显得过瘦,墨绿色的太阳眼镜在高挺的鼻梁上,遮掩了他的蓝眸,他的发由于没有修剪的关系,而些微盖住衣领。

  他的站姿放松,两只手插进裤袋里,只有拇指露在外头。头微微左倾,视线则聚在一步距离的花冈石上。

  他已反复地流连其上的文字许久。

  想起他第一次见到安娜,两个人视线交会时的心悸……

  想起安娜温婉的说话语调和脸上伴随的微笑……

  想起第一次拥她人怀的激动心情……

  想起她父兄对他们交往的反对,两人努力说服的经过……

  想起订婚当时,永生守护她的誓言……

  想起她后来的疏远,因怀孕而来的争执,以及退婚……

  想起……她孤伶伶地死去……

  对比与他对唯心付出,他给安娜的实在不成比例,更甭提他对她的伤害与背叛,然而她却仍对他一心一意、一往情深,怎教他不得不负疚良深。

  “对不起,安娜。”

  他蹲下,直视着墓碑。

  “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你说对不起,以后,我会来看你,但不会再道歉了。”他说话的方式,仿如安娜就在眼前一般。“因为,我不认为爱上唯心有什么过错。我为以前对你的误解、不信任,与未能守护你道歉。如果继续背负这项罪恶感,对唯心就会形成一种不公平,希望你能谅解这一点。或许……”他干笑一声。“等我死了,你就能讨债了……但现今的我活着,我必须为活着的人打算。”

  他这个恩怨分明的男人,终于有这么没原则的时候。唉——

  忍不住摇摇头。“我真是无赖,吃定你的善良了,是不?”

  “爸爸——爸爸——”

  凯凯老远便高声喊叫着,像斗牛场里朝红布狂奔的公牛般,用力地冲进雷恩怀里。

  雷恩皱了一下眉头,夸张地摸着肋骨。“凯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力气了,看来得提早送你去打橄榄球了。”

  凯凯闻言一边喘气,一边咯咯地笑。

  雷恩顺手把太阳眼镜摘下,挂在儿子脸上。

  凯凯更为兴奋。“我是汤姆克鲁斯……”他开始哼着《不可能的任务》片头曲,在墓碑间跑来跑去。

  被亨利带坏了。唯心忍不住叹气。

  “他怎么会知道汤姆克鲁斯?他才几岁……”雷恩一脸不解地望着走来的妻子。

  “因为亨利老在看《不可能的任务》,凯凯又爱缠他……”还未解释完,她已被一把抱住,吻个彻底。

  就像是电极的正极与负极的交会,电光石火的瞬间,爆出强烈的火花。深吻之后,雷恩抵着她的额头。“你怎么知道我来这儿?”

  唯心笑而不答,一径温柔地望着他。

  或许是对他的了解加深了吧,她很能猜测他的下一步行动。既然是自己爱过的人,中间又夹杂着那样的误会,他的愧疚不能用言语形容。虽然在养病期间,他对此事只字未提,亦不曾对她有何态度上的改变,但……

  从他不时凝望窗外、面色沉重而无语,她知道,安娜的事正困扰着他。一个恩怨分明的男人、一个不喜欢负债的男人,面对现实与过去都不想亏欠。如何让过去不影响现在的生活,他必须做出选择。

  他不能因自己的自私,想成为一个好人,而令她受委屈。选择转身,注视有唯心的未来,既然如此,他就必须与安娜告别。

  她能理解,所以她猜到拿着一束香水百合的他,会来这里。虽然她心底有一丝不舒服,但她对安娜的同情,显然压过那一小簇醋意。

  “你不问我来这里的目的吗?”他搂着她的腰问。

  “来看安娜啊。”

  斜睇她一眼,他忍不住问:“难道你不会吃醋吗?”看他的模样好似吃醋她的不吃醋似的。

  “吃醋?”好笑地看他一眼,她认真地皱起眉头。“我考虑考虑。”

  “考虑?”雷恩坏坏地逼近,一脸不甘心要发作的样子。

  她立刻以一个轻吻解除他的武装,接着笑眯眯地说:“如果生的是女儿,就取名叫安娜,你说好不好?”她奸诈地把讯息隐藏在平静的话语里,趁他没发现,偷笑地走开。

  他注视着墓碑上安娜的名字,沉思一会儿才回答:“好啊!生的是女儿的话……奇怪!这句话哪里怪怪的……

  生的是女儿的话……咦!莫非……她怀孕了?

  他猛地转头。却发现唯心早趁他没留神之际,蹑手蹑脚地离开他身边,溜去找凯凯。

  “唯心,不准逃!你给我说清楚——”他立刻迈步抓人去。

  “哇——爸爸来抓我们了,快逃——”

  凯凯兴奋地大叫:“快逃、快逃——”咯咯咯地任由唯心抓着手向前跑。唯心笑着,穿越一个个的树荫,奔向绿地。眼前的天空没有任何屏障,亮眼的天蓝,像是昭示着风雨的过去与美丽的未来。

  他们的故事才正要开始呢,只属于他们一家人的故事,就像这些刚冒出的绿草,才起头呢。
情盗蓝月最新章节https://www.liukuquanshu.com/book/34938/,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为爱痴狂撒旦的天使奶娃儿乱乱跑追夫小娘子幻影情煞收藏复古女落花有意亲爱的石头先生恋恋朱夕恶女百分百